天涯霜雪

【美丽冻人羊习习】我见习习多任性

*孙翔生贺粮食向,私设多ooc

*美丽冻人翔预警

【你说我今年怎么庆祝生日比较合适……喂,喂,队长?算了……副队?】

孙翔裹着棉被坐在轮回训练室里杜明和吴启刚刚抬进来的沙发上,只露出一张脸和一只抓着原子笔的手,头发乱糟糟的翘着,像一个惆怅生日礼物要选足球还是篮球的小学生。

【随你。】江波涛说【你过生日你最大,要不让杜明他们把餐桌也搬到训练室里来?】

【不好吧,训练室里没地方放】孙翔苦恼的皱了皱眉头。

过了一会,孙翔总算想到了好主意,激动地一拍手。

【要不先把电脑都搬出去?】

【……】

江波涛回头看了一眼周泽楷。

周泽楷正在研究刚刚搬进来的微波炉。

周泽楷【……听他的。】

孙翔12月2号过生日,射手座。

俗话说得好,你在蓝雨的艳阳里翘着大腿,你在霸图的暖气里看雪飞。

而我们,在半南不北的江浙沪,冻成鬼。

孙翔觉得,如果上海的天气再冷一点,那天可能就会从羊习习变成冰冻羊腿。

但看着挺壮实的一个人,又年轻又高,关于他为什么比轮回里的女经理还怕冷这个问题,队里许多人都很好奇。

【我小的时候啊,啊,就十三四岁的时候吧,可耐冻了。】

接过周泽楷用微波炉刚打完的热牛奶,孙翔一边喝一边跟围坐在他周围的队友们吹自己以前的牛逼。

他坐在沙发上,被子拖到地上,方明华默默地给他塞回去,还补了个靠枕。

不过像这样坐在小垫子上一群人听故事,方明华想到了自己小时候听爷爷讲故事的样子。

于是轮回众人一边听孙翔爷爷用形容植物的词形容他自己,一边捧场的鼓掌叫【好耶~好耶~】

【你们不知道,我妈那个时候老把我裹得像个球一样,还突发奇想把我睡觉裹的被子改成了一件衣服。】

孙翔喝完牛奶砸吧着嘴,又紧了紧身上的大棉被。

【啊!那走在路上的感觉啊!就跟变成了一个快要蒸熟了的大团子一样,实在是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……】

江波涛低头,给大佬递水,同时心里在克制不住的脑补到——

是像你现在一样好笑吗???

【可是你天天穿那么厚,怎么知道自己耐不耐冻的?】杜明疑惑。

【哪儿啊】羊习习摆摆手【我那个时候可炫酷了,趁我妈不在家,直接用冷水洗澡放了半缸,出来都不擦干,背心大裤衩飞到街上狂奔,我现在自己想想都想把全世界的牛逼贴在脸上……】

【卧槽,这么作死,怪不得现在这么怕冷……】

杜明忍不住低声吐槽,周泽楷怕孙翔听见,一言不发的拿手捂住了小明的嘴。

【然后街坊邻居家的小孩儿看见我,都膜拜的五体投地,纷纷表示要认我当大哥,想我当年刚刚又做大哥的风范,身边也就五六个小弟,三四个姑娘。】

【你现在身边也有我们。】杜明拉开周泽楷的手抢白,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【而且队长肯定比你以前那三四个姑娘加起来都好看。】

孙翔看着杜明,迟疑了一下说【我以前和唐柔是邻居,她搬走的早我之前给忘了没说。】

杜明【……】

花了两秒祭奠了一下自己逝去的良心和队友爱,杜明看着周泽楷的眼睛说。

【那我收回刚才那句话。】

【回到刚才那个话题啊,其实我觉得我妈也挺奇葩的,她是个不走寻常路的数学教授……】

羊习习托腮做回忆状。

【我小的时候她出数学试卷给我们全市统考,每次题目的主角都叫小羊小习或者小翔,然后我就得充当一个总是墨水打翻在作业上,上学非要绕路找妹子一起去,在两条公路间来回匀速骑车的傻子。】

【后来我长大了,她也不教小学生了,教中学生。我那天回家看到她电脑里存的卷子,孙翔重135斤,周泽楷重130斤,叶修重130斤,黄少天重125斤,已知黄少天和叶修放在一起会打起来,孙翔和叶修放在一起会打起来,周泽楷和叶修放在一起也会打起来……那好像是个过河问题。】

【……那最后的答案是什么?】周泽楷忍不住好奇。

孙翔思考了一下,说【我没仔细看,想不起来了。】

【反正我把我妈的答案给删了,然后改成了,把叶修扔进河里。】

评论(17)
热度(308)

© 天涯霜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